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橾逼真好视频集锦
接连涉诉 天津同仁堂“舍車保帅”?

发布日期:2021-11-08 18:39    点击次数:171

K图 600085_0

  近日,北京同仁堂与天津同仁堂之争依然热度不减,新消息不断,继北京同仁堂起诉天津同仁堂后,天津同仁堂又对其他主体提起了相似诉讼,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天津同仁堂为何在上市关键时刻接连涉诉?两起诉讼之间又有什么关系?笔者认为背后大有深意。

  天津同仁堂上市之路一波三折,早在2018年就曾递交主板上市的IPO申请,2019年一度因故暂停,2020年12月又主动撤回申请。此次重新申请IPO,天津同仁堂改道创业板,并在2021年6月获得深交所受理。2021年8月24日,天津同仁堂发布涉诉公告,其被北京同仁堂起诉商标字号侵权,9月22日,天津同仁堂再次发布涉诉公告,披露其对上海朴谷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朴谷公司)、上海彦悦山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彦悦山公司)、岳山川提起诉讼,称其对“天津同仁堂”企业简称和“同仁堂”、“天津同仁堂”字号享有权利而被告擅自使用,要求被告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承担赔偿,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天津一中院)于9月16日受理。  

  在被北京同仁堂起诉后不到一个月内,天津同仁堂迅速完成了新案件的准备、起诉和立案受理。正常来讲,一家正在申请上市的公司对诉讼的态度往往是避之不及、息事宁人,为何天津同仁堂反其道而行之?从案件信息入手分析,不妨先看一下被天津同仁堂所诉被告的情况。通过工商信息查询,此案件各方当事人居然存在着多重关系:天津同仁堂的法定代表人张彦森是被告一上海朴谷公司的董事之一,也是上海朴谷公司的股东之一——狗不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控股股东。被告三岳山川是被告一上海朴谷公司和被告二上海彦悦山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彦悦山”官方微信公众号的账号主体也是上海朴谷公司,所发布的品牌介绍为:“彦悦山草本养生饮品是一个致力于推广草本健康生活方式的品牌,由百年老字号天津同仁堂集团和知名餐饮企业摩提工房集团联合创立。”不仅如此,在网上搜索该品牌,能看到众多关于天津同仁堂和上海彦悦山的合作关系的报道。

  如此看来,天津同仁堂实际上是彦悦山品牌的创立人,其与上海朴谷公司、上海彦悦山公司以及岳山川,无论从出资方面还是合作方面,都存在着紧密关系,该案件的原被告方之间、各被告方之间是关联主体。更进一步来说,从目前查到的品牌宣传信息来看,原告所诉的被告对原告企业字号、简称的擅自使用,是否真的为“擅自”,都要打一个问号,该案实际是天津同仁堂对其关联主体提起的诉讼。

  从公告信息来看,北京同仁堂起诉天津同仁堂案件中的请求为:停止侵害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停止使用“同仁堂”字号、变更企业名称,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其经济损失。可见,对“同仁堂”字号的使用是争讼的主要焦点。而天津同仁堂在其所起诉案件中的主张,恰恰是其对“‘天津同仁堂’企业简称和‘同仁堂’、‘天津同仁堂’字号”享有权利,尽管是合在一起一并提出,我们仍然能够看出,其中所包含的对单独的“同仁堂”字号的权利,才是关键中的关键,因为这与北京同仁堂所诉案件中的诉求高度重合,或者说,根本就是一回事。

  如果天津一中院对此案件审理并作出判决,会有什么后果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等有关规定,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当事人无须举证证明,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司法实践中,生效裁判文书是国家审判机关依审判程序所确认的事实,预先确定了后续纠纷中同一待定事实的认定。生效裁判所确认的事实作为有效的民事诉讼证据,当事人可直接用以支持和证明自己的主张。我们不妨推测,如果天津一中院支持该案原告天津同仁堂的诉求,那么无论是确认其对“天津同仁堂”以及“同仁堂”简称及字号享有权利,还是认定被告方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该项判决均可以直接被天津同仁堂作为有利的依据或抗辩理由,在北京同仁堂所起诉的案件中引用。

  由此看来,如果通过天津法院对案件的加速审理和判决,达到影响北京法院案件审理甚至助推天津同仁堂获得有利判决的目的,那么对天津同仁堂来说,无论是近期的上市之路,还是长久以来品牌纠纷的解决,都可以高枕无忧了。与这样的前景相比,暂时付出与自己的关联公司和合作伙伴对簿公堂的代价,也就不算什么了。

  可以说,民事诉讼是诉争双方的一场综合较量,为了尽力维护自身利益和争取最大胜算而用尽诉讼技巧,本也无可厚非。但是,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从国家层面的法治决策部署到司法机关的审判实践,都在加大对虚假诉讼、恶意诉讼等行为的惩治力度。具体到本案,北京同仁堂起诉天津同仁堂案件,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立案受理在先,天津同仁堂以同样诉求起诉并被天津一中院受理在后。根据有关法律规定,案件必须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的,应中止诉讼。更何况,天津同仁堂在后起诉的案件,还是以其关联主体为被告而起诉。即使该案加速推进审理,赶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之前作出判决,该判决效力如何,能否成为一个无懈可击的、可以直接作为证据的判决,尚存在不确定性。根据有关法律规定,捏造民事法律关系,虚构民事纠纷,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将涉及虚假诉讼刑事犯罪,不但会被法院驳回诉讼请求,还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天津同仁堂此举到底是高明运筹转危为安,还是以身试法铤而走险,让我们拭目以待。



首页 日本一二三本高清 人a兽v在线免费在线观看 橾逼真好视频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