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橾逼真好视频集锦
“扑街”的迷雾剧场,救不了爱奇艺

发布日期:2021-11-19 18:11    点击次数:132

爱奇艺的“迷雾剧场”哑火了。从《八角亭迷雾》到《致命愿望》,两部剧的豆瓣评分分别为5.7分和4.2分,和去年《隐秘的角落》与《沉默的真相》两部剧相比,“扑街”得可谓惨烈。爱奇艺的“流量密码”自制悬疑剧,还有未来吗?

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文|陈米粒编辑|杨洁

从发现胸针掉落开始,周亚梅极力压抑住内心的慌张与无措,独自返回墓地寻找却无果。回到家中,丈夫若无其事地招呼她洗手吃饭,周亚梅却不敢面对他。为了维护自己的丈夫,在他过失杀人后,周亚梅曾在帮助他处理尸体时不慎掉落了胸针,而丈夫却因为严重抑郁症对此一无所知。

丈夫不断追问她到底怎么了,周亚梅从一开始的面无表情实则内心焦虑不安,到最后不厌其烦,混杂着过去二人相处关系中自我的压抑、委屈、愤怒和害怕,周亚梅终于爆发,对丈夫嘶吼道:“你到底要我说什么,你是让我说我做一个女人有多失败,还是做你的老婆有多可悲?”

这一段剧情是爱奇艺迷雾剧场的《八角亭迷雾》播出以来,短视频平台剪辑使用最多的片段。短短两分钟的戏码中,一个场景多种情绪表现,周亚梅的饰演者吴越一气呵成,把握得恰到好处,也引得网友们纷纷高赞剧中演员们的实力演技。然而,与之相对比的是,《八角亭迷雾》在爱奇艺迷雾剧场上映的13天里,豆瓣评分一路跌跌不休,最终以5.7分的成绩为2021年的迷雾剧场划上了第一个句号。

《八角亭迷雾》开局失利后,无缝接档的《致命愿望》更是从第一集开始便口碑扑街,近万名观众在豆瓣上为其打上“难看、混乱、不明所以”等标签。11月12日《致命愿望》迎来大结局,其豆瓣评分最终也只能定格在了惨烈的4.2分上。

今年是爱奇艺推出迷雾剧场的第二年。主打悬疑类题材、剧集多改编自推理小说的设定之下,迷雾剧场2020年一口气上线五部剧,其中尤以《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两部表现最为出彩,分别斩获豆瓣评分8.8和9.1的好成绩,前者更是以25.6亿话题量高居2020年微博“电视势力榜”榜首,迷雾剧场也自此一炮而红。

珠玉在前,今年《八角亭迷雾》开播前半个月,爱奇艺便开始造势,一句“迷雾剧场回归”曾引得微博6亿人热议,最终却收获了个惨淡开局。

“事实证明,去年的迷雾剧场火了,厉害的是紫金陈。”作为迷雾剧场忠实用户的刘敏认为。去年爆火的《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均是改编自中国推理小说作家紫金陈的早期作品。但在2021年万众期待的迷雾剧场接连遭遇滑铁卢时,优酷高调官宣独家签约紫金陈,与之达成“五年创作3个系列共计10部作品”的“五三十”计划。

广大爱好悬疑剧的观众不由得担忧:迷雾剧场,是否将就此成为“绝唱”?一边是优酷、爱奇艺抢夺作者,一边是悬疑类剧场的“哑火”,在这背后,国内悬疑剧会迎来春天吗?

而对于一直处于盈利困境的爱奇艺来说,自制悬疑剧曾被视为它的“流量密码”。现在,没有了紫金陈,爱奇艺的未来也陷入了“迷雾”之中。

《八角亭迷雾》为何失败?

如果要聊起《八角亭迷雾》的槽点,刘敏能数落上整整一个小时。从“浪费班底”、“节奏拖沓”到“原创剧本跌入俗套”、“故弄玄虚,毫无悬念可言”,“今年迷雾剧场的开局真是一言难尽。”刘敏的失望溢于言表。

10月7日,国庆节假期的最后一天,爱奇艺一口气官宣了今年迷雾剧场四部大戏《八角亭迷雾》、《谁是凶手》、《淘金》以及《致命愿望》。四部剧中,《八角亭迷雾》的导演王小帅光环无数,其曾执导的多部影片如《十七岁的单车》、《冬春的日子》、《闯入者》等至今仍是观众们心中的经典。王小帅还邀请了一众口碑演员如段奕宏、郝蕾、王祖峰、吴越、邢岷山等加盟,这部剧的豪华制作班底与演员团队在今年迷雾剧场中首屈一指。

但是,两部剧已经播放完毕,迷雾剧场仍然处于“哑火”的状态。

爱奇艺没能打造出下一个《隐秘的角落》。而在商业世界里,不可复制的成功是没有价值的。在2020年突然爆火后,迷雾剧场今年也开始陷入资本裹挟的旋涡。

刘敏吐槽称,细看今年“迷雾剧场”四部大戏的主演团队,隔着屏幕仿佛也能感觉到“资本”架在脖子上的无奈。对比第一季时《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的演员配置,基本采用“演技派老将压阵+大胆启用新人”模式,而今年各剧集几乎被流量明星所占据,如《致命愿望》中的范丞丞、《淘金》中的陈飞宇以及《谁是凶手》的主演赵丽颖,其中多数演员是首次出演悬疑剧。这也让刘敏等观众不由得质疑,流量明星们是否想要借“迷雾剧场”镀金,而制作方却也因此忽略了剧集的质量。如刚刚完结的《致命愿望》中,就有不少观众吐槽范丞丞是“机器人式演技”。

“《八角亭迷雾》表现不尽如人意的原因是多维度的。”在专注于精品悬疑微短剧出品制作的的兔狲文化CEO邱其虎看来,基于过去的成绩,观众对今年的迷雾剧场充满了极高期待,在追剧过程中任何不妥之处都会被急速放大,比如平台播放的广告。

“国内长视频平台几乎全是偏向于讨好广告主的。在这样的模式之下,今年的迷雾剧场明显商业化倾向更强。剧集中频繁出现的广告,客观上不断挑战着悬疑剧的叙述节奏,也影响了观众的追剧体验。”邱其虎表示,上一季迷雾剧场并不急于商业化,几乎是在播到最后一部《沉默的真相》时,才出现商业广告。而今年的剧集中明显广告量激增,“这让它在口碑上造成了一定的下滑”。

(2021年迷雾剧场官宣,图源/迷雾剧场官方微博)

同时,相比2020年迷雾剧场崭露头角之时,悬疑类型网剧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接受的来自各方的审视也更加严厉。

如《八角亭迷雾》中主角念枚的年纪本身选角招募时是16岁,最终改成了剧中的18岁,被外界猜测是出于对未成年人形象的保护。而过去悬疑剧中因为形象塑造的需要,经常会出现的吸烟镜头,到今年的《八角亭迷雾》中也全部被P掉,只剩下演员满屏尴尬的“无实物表演”。

但相比今年迷雾剧场四部曲中其他两部而言,《八角亭迷雾》和《致命愿望》已经非常幸运,总算还是如愿与观众见了面。而赵丽颖、肖央主演的《谁是凶手》原本定的是接档《八角亭迷雾》,可如今《致命愿望》都已完结,《谁是凶手》依旧具体播出时间未定,观众们也纷纷表示出对其是否过审的担忧。

自2012年以悬疑院线电影开发入行到现在投身悬疑类中短剧的开发制作,邱其虎认为,“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之下,更需要平台端和制作端之间加强沟通,平衡好悬疑剧本身的商业化和艺术性,同时积极面对监管意见,做到内容合规。”

爱奇艺走不出迷雾

爱奇艺特意将《八角亭迷雾》放在了新一季迷雾剧场的首位,其野心昭然若揭,是想要复制去年《隐秘的角落》播出时的盛况。2020年6月16日《隐秘的角落》首播;同日,腾讯计划购买百度持有的爱奇艺股份、成为后者最大股东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发当天爱奇艺股价盘前大涨超40%。

但对于爱奇艺CEO龚宇而言,他有自己的产业梦。他亲力亲为负责爱奇艺内容策划,大到公司以视频为主体的“大苹果树模型”的战略规划,小到关心各个新项目、创作人甚至是新导演的选拔等,龚宇始终有自己的坚持。可是,爱奇艺却因长期未能盈利,常年处于“缺钱”的压力下。

(八角亭迷雾官宣海报,图源/迷雾剧场官方微博)

长视频平台的盈利困境,早已不是秘密。从2018年到2020年,爱奇艺的亏损额分别为91亿元、93亿元和60亿元。购买版权、花费高成本做自制剧,这个行业并不吝惜投入,但会员收入的增长却无法弥补高额的亏损。

去年“剑走偏锋”主打悬疑类剧集的迷雾剧场的成功,却为长视频平台们带来了一线希望。

这是一个“小而美”的题材种类,这类悬疑剧一般剧情紧凑、节奏快,均为12集左右的短剧;题材小众,避开了同质化竞争;制作方多以新生代的影视公司为主,演员也多为实力派或新演员、少有流量明星,制作成本投入一般较低。同时,当时并不“走红”的悬疑类IP的版权费用也没有那么高。

2020年,迷雾剧场接连上线的五部剧中,就出现了两大爆款《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很难说它们为龚宇顶住了多少流量和盈利的压力,但去年的迷雾剧场播出期间,爱奇艺在资本市场的表现着实亮眼,股价大幅拉升。随着“迷雾剧场有好剧”的口碑逐步稳固,今年爱奇艺的资源投入也出现了明显倾斜,“迷雾剧场”在龚宇心中的分量也不言而喻。

遗憾的是,迷雾剧场的好口碑没能得到良好的延续,《八角亭迷雾》及后续《致命愿望》的表现皆差强人意。

不久前,《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的原著作者紫金陈宣布,和优酷达成战略合作。紫金陈的出走,更是让今年的迷雾剧场雪上加霜,关于爱奇艺“自身难保”的猜测再起,“怕不是没钱请不起紫金陈了吧?”刘敏怀疑。而紫金陈也早在过往的采访中公开表达过自己的价值观,“我不会挑选团队,我只负责把小说卖给卖家。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我能控制的,只有下一本故事的质量。”

宣布与紫金陈合作,优酷承诺未来五年将推出十部作品,主要分成三大系列,分别包括家庭向的女性悬疑系列、社会派“城市透明人”系列和旧案重启的“迷雾重重”系列,以此大力升级优酷“悬疑剧场”厂牌,与现如今的迷雾剧场大打擂台。

说起来,优酷其实应该算是“悬疑剧”种类的早期玩家了。2017年的《白夜追凶》曾经掀起过讨论热潮,更是被网飞买下了版权,成功“出海”。但随后,优酷的自制悬疑剧就“停摆”,《白夜追凶》的第二季也宣告流产。接下来,才有了迷雾剧场的成功。

对悬疑剧来说,好的剧本才是重中之重。国内的悬疑类IP本就小众,出众者寥寥,现在出手“争夺”紫金陈,很明显,优酷是想要抢回自制悬疑剧的场子了。

面对优酷的正面强攻,有接近爱奇艺人士向《财经天下》周刊透露,“爱奇艺去年确实因迷雾剧场一炮而红,但如今的市场环境下,他们未来并不打算继续延伸和扩展‘迷雾剧场’厂牌,也不太可能给予迷雾剧场像今年这样的资源力度了。”

若爱奇艺果真不打算再延续这一厂牌,今年的“迷雾剧场”恐怕就将成为绝唱。

对于爱奇艺来说,今年的“水逆”还不止这一桩。今年9月,广电总局发布通知,禁止偶像养成类节目播出。爱奇艺的《青春有你》和腾讯视频的《创造营》也就此止步。随后,各大视频平台也在今年下半年纷纷取消了剧集“超前点播”。

这也为爱奇艺笼罩上了一层“迷雾”。

对内容制作方而言,2020年迷雾剧场的崛起,打开了悬疑剧慢慢走向大众的一个开端,但现在看来,这扇门似乎又要被关上了。

悬疑剧依旧小众

近两年,悬疑剧场已成为各平台争相发力的方向。爱奇艺和优酷之外,腾讯视频今年也再闯悬疑赛道,相继推出悬疑网剧《双探》,以及依托于大IP《鬼吹灯》而生的系列新作之一《云南虫谷》。

“悬疑剧作为一个细分垂直领域产品,并不属于主流市场,但所有平台还要花重金去做,就证明了它的价值和需求,但现在国内整体悬疑剧市场仍处于一个谨慎的风口。”在银瞳影视创始人邵靖看来,各平台近年来单凭偶然一两部悬疑作品出圈,尚不足以证明国内悬疑剧的春天来了。

早在21世纪初期,国内的刑侦剧曾有过高光时刻。包括《红蜘蛛》、《重案六组》、《黑洞》等在内的一众经典纪实刑侦剧,霸屏各大卫视晚8点黄金档,成为最炙手可热的剧集题材。2003-2004年,刑侦剧数量曾连续两年占据全年国产剧集总量的30%。但因为刑侦剧中存在过度渲染犯罪过程等敏感点,该类剧作之后受到严控,播出时间上均被安排至卫视23:00以后播放,不得再进入黄金时段。

这记“重拳”一挥就是十年,直到2014年《湄公河大案》重新出现在央视一套黄金档,国内悬疑剧制才迎来一线空间。也正是这一年,腾讯视频首播的网剧《暗黑者》将悬疑剧又带回到观众的视野。《暗黑者》之后,头部公司纷纷重拾悬疑剧制,包括《法医秦明》、《美人为馅》、《如果蜗牛有爱情》在内的一系列依据小说改编的悬疑剧慢慢受到关注,积累了一定观众基础。

而其中不得不提的《白夜追凶》,2017年于优酷首播后更是将国内悬疑剧推向另一个小高峰,成为全民爆款,但就在观众们心心念念期待着第二季回归之时,四年过去了,等来的却是《白夜追凶》第一部的导演王伟称“不会再拍第二季了”。

(白夜追凶,图源/白夜追凶官方微博截图)

《白夜追凶》断拍之后,王伟转战主流年代史诗剧制作,相继执导由李易峰、金晨主演的《隐秘而伟大》,以及李现、春夏合拍的《人生若只如初见》。而过去凭借《无证之罪》大火的导演吕行也不再专营悬疑剧,推出了由赵又廷、白敬亭主演的都市职场剧《平凡的荣耀》。

由拍摄悬疑剧制出名,最终却不再深耕悬疑剧类目,在邵靖看来这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抛开客观因素,邵靖在与业内多位人士交流、合作中发现,国内悬疑剧难以制造连续性爆款,除审查制度的因素之外,还由于这类IP“还面临影视化困境,优秀作者和导演、制片之间存在脱节,因此他们经过磨合、碰撞后,出来的往往是一个不停在打折扣的东西”。

悬疑剧制作有一定门槛。“作家是负责写一个好故事的,但多数作家本身缺乏影视化概念;而作为编剧和导演,也需要在悬疑剧中多年深耕,看过特别多故事、本身成为一个骨灰级或资深推理迷、不断学习,才能在拍摄中知道如何叙事、如何设置悬念。”在邵靖看来,社会派悬疑剧从来不缺好故事,“国内悬疑剧好的故事素材也并不缺少”,除今年11月9日在搜狐视频独播上线悬疑剧《沉默的证明》之外,银瞳影视同步还有两个小说改编的IP正在操作。

邵靖认为:“观众的审美也绝对是有水平的,近年来虽然观众们一直属于‘被喂食’状态,但真正的好东西观众一定是会给予反应的。”

但是,悬疑剧依旧小众,观众们还没有真正等来悬疑剧的春天。

(文中刘敏为化名)

—End—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回复:群

加入财天组织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欠薪、关店、被起诉,网红书店也撑不住了

味多美稻香村,迎战国潮点心



首页 日本一二三本高清 人a兽v在线免费在线观看 橾逼真好视频集锦